China-Eurasia News Ticker

我的朋友内所

我的朋友内所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ht
Hovhannes Tumanyan

当时,我们是一群小孩子,是在农村中长大的无忧无虑的孩子。
因为没有学校,没有课本,又没有教育,我们非常自由自在。因此,我们从早到晚一直玩儿,玩儿得特别开心!我们是那么的彼此喜欢,彼此习惯。当疯打疯闹过后,感觉肚子饿得叽里咕噜叫的时候,我们各自飞跑回到各自的家,从大盘子里偷出一块儿面包,从奶酪锅里拿出一点儿奶酪来,再往聚会的地方奔跑,一起热闹热闹地分享美食。晚上星光灿烂,我们还是聚在一起说笑话或讲故事,欢声笑语传得好远好远。
我们的小朋友当中,有一位能说会道的小精灵名叫内所。他知道的故事太多太多了,简直是娓娓道来没完没了。
夏天,在那些月光皎洁下的夜晚,我们都团团围坐在我们院子里的大木头上,以十分钦佩的眼神,盯视着内所因为兴奋而亮晶晶的小脸。他给我们讲关于仙女们,关于绿宝石的鸽子和世界上发生的好的和坏的事情……
“内所 ,亲爱的内所,现在给我们讲关于瞎子国王的故事,再讲讲关于桑鸽子的故事,再讲讲关于秃头和笨蛋的故事嘛,好吗?”
大伙儿纠缠着内所,老也听不够。

终于有一天,在农村老家开设了学校,父母让我上学了。跟我一起上学的,还有二三十个小孩子。每个孩子一年的学费要三块钱。因为很多父母都没有能力付这么多钱,所以村里的大部分孩子都没有入学。我的大部分伙伴都没有入学,内所也包括在内。
这是命运第一次把我们分开,而把我们对比并分开的是老师和学校。生平第一次,小小的我们意识到,伙伴当中有一些家庭是富有的,另一些家庭是贫穷的。
直到现在长大成人,在我耳朵边,还能回响起内所当年的哭叫声,当时,他在他们的院子里一边翻滚着一边大哭大闹:“我也想上学!我也要上学!”我也忘不了他爸爸以充满无奈的声音喊着:“我没有钱,没有钱,我怎么付学费……如果我有三快钱,我就会去买吃的,带回来给你们吃。你们都饿着呢,全家都饿着呢,爸爸确确实实没有钱啊!”
内所和另外几个没入学的小朋友,会天天跑到学校门口聚一聚,眼巴巴地看我们怎么上课。但是,老师不让看,吆喝让他们走。即使课间休息的时候,也不让我们一起玩儿。他无情地说:“不是这里的学生,就不能和学生一起玩儿”。而他们呢,只好坐在学校的旁边,等着我们下课一起回家。
就这样,在一年之中,我结交了新的朋友。内所和我其他的没入学的小伙伴,到年底就再也不来了,再也不在学校旁边等着我下课了。

在这个学校里读了两年后,我爸爸带我去我们家乡附近的一个自治市,要在那里继续上学。这完全是另一个世界了,大部分楼房都是白色的,还有红色的楼顶,老百姓穿的衣服很干净很时尚。学校也很大很漂亮,也不是像我们农村的学校一样只有一位老师,而是有好几位。而且他们当中也有女老师,这对我来说很特别,很新奇,但非常欣赏喜欢。
最高兴的是,我还换上了适合当地和学校的平整衣服。节日放假的时候,我穿上城市孩子才穿的衣服,身上干干净净,好看得像换了一个人似的。就这样,我高高兴兴地回我们农村老家探亲了。
我的老朋友们和内所听说我回家了,就一大早,到我家外面走一走,偷偷地看我。我出去找他们时,不记得是怎么打的招呼,只记得他们跟我说话时不像以前一样轻松和密切。首先,他们注意到了我的衣服。内所甚至观察到我短短的学校衬衫,对其他人说了一句俏皮话:“看起来,他真像一个长尾巴的喜鹊呢……”。
伙伴们全都笑了。我感到有些难堪,但什么都没有说。当内所带头摸了摸我的衣服以后,其他人也跟着摸了摸,并因为它的柔软都表示很惊喜。那天我也是第一次注意到了他们穿的衣服是多么脏兮兮的,又多么破破烂烂。甚至我们的农村家乡,也看起来十分的穷困和脏污。

过了两年,我爸爸又从这里带我到更大的城市,上更大的学校。从那边又回农村时,我原来的朋友们也已经长大了,他们来跟我简单地打打招呼,就跟村里其他人一起站在远处观望。只有一次,谈话当中有人问我记不记得大家小时候一起玩儿的往事时,内所才慢悠悠地问了一句:“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,在你们家院子里坐在大木头上讲故事的事儿吗?”“我怎么会不记得呢?这难道可以忘记吗?这是我童年最美好的回忆之一哩!”我特别真诚地回答说。
内所好像高兴起来了,但是仍然把自己当作陌生人而站在远处。
回大城市的时候,我爸爸租了内所家的马。我得骑着它,而内所却只能走路跟着我们。我们上路了,我高高在上地坐在马上边,而内所穿着一双破破烂烂的鞋跟着我们走路的时候,我感到很不舒服。过了一会儿,我跟他说我更喜欢走路,就从马上下来了。剩下来的一段路呢,我们要么一起走路,要么轮流着骑马,这让内所很高兴。但我隐隐约约感觉到,他认为我很笨才那么做,而不是因为我心疼他,很珍惜我们的友谊才从马上下来的。我很伤心,但最伤心的事情还在后头呢。
路上休息了一会儿,吃了一点饭。在吃西瓜的时候,我把我的小刀从口袋里拿出来给内所切西瓜。当我们上路时,刀子却不见了。内所一直说他把刀子还给我了的,看见我放在口袋里了。虽然我能肯定他没有还,但我还是搜了一下我所有的口袋就草草上了路。我亲眼看到是他偷了我的刀子,以后其他人也见过刀子在他的手里。
一路上,我们虽然肩并肩走在一起,但我的心里隐隐作痛。原因不在于因为刚刚丢了刀子,而是因为我不幸丢失了别的非常珍贵的东西,可惜,欠缺知识的内所意识不到这一点……我们到达目的地时,除了马的租费,我还买了一件衬衫送给他。想不到他竟得寸进尺地叫道:“难道你那么小气,不想给我一点零花钱吗……?”
我觉得不好意思,就掏出一些零钱给了他。然而,自那以后,每当我想起我无忧无虑的童年,那些充盈着欢声笑语的夜晚,在月光下坐在大木头上的一群小朋友和讲故事的内所时,我的心很疼很疼,并感到无比的惋惜与悲凉。

“因为内所家很穷,他没能上学,综合素质太低,他的人生包含着贫穷落后农村生活的所有的艰难困苦;如果聪明绝顶的他曾经也能上学,好好学习知识,稳定下来,就一定会当好人,前途和命运可能比我还要好……”现在,我每次想起内所的时候,我尽量要这么判断、要尽量推测他的好处,夸赞他,鼓励他,很想像从前一样打内心喜欢他。睡梦之中,我一直魂牵梦萦地想起月光下内所那一张纯真质朴的笑脸,希望永永远远地刻印在我的记忆深处。但是,无情的现实是,我已经办不到!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另一幅画面,完全是倍感羞耻,让人心疼万分的景象。
已经高中毕业,跨进社会的我,有一天决定回我的农村老家看看。刚入村头,就远远看见有很多人聚在一起大喊大叫。走拢一瞧,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圈之中,是被用绳子结结实实绑在木头棒子上,垂头丧气耷拉着脑袋的内所。
我赶忙询问原因,他们七嘴八舌地说内所偷了东西。在我们农村,小偷被众人绑在木头上乱打一气,是随时可见的事情。是我好说歹说,村民才最终放了他。
以后,在明晃晃的太阳底下,不知头藏在哪里为好的内所被绳子紧紧绑在木头棒子上,周围有很多村民大喊大叫的难忘情景,始终定格在我的眼廉中和脑海里无法消失。而那曾经是天真烂漫儿童的内所,是晚上在月光下坐在大木头上给我们讲故事的内所,是我童年的最好朋友的内所的美好记忆,总在我生命的旅途中交替出现,永难忘怀!

中译者 莲娜- Liana Yedigaryan
Beijing Language and Culture University – Bachelor degree
Wuhan University , International policy department – Master degree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